忘了自己怎么会得到诺贝尔奖章
时间:2018-10-06 17:14          来源:未知         点击:
  莱德曼博士离开哥伦比亚大学后,从1979年开始担任费米实验室主任。他在那儿主持建造了当时最强大的加速器:兆电子伏特加速器(Tevatron),它能以高达一万亿电子伏特的能量撞击粒子。继续深入研究物质结构需要更大的能量,所以在1980年代期间,莱德曼博士一直积极说服政府出资,在得克萨斯州建造一台全世界最强大的机器:超导超大型加速器(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可惜在1993年,美国国会决定取消拨款,让莱德曼的梦想化为了泡影。
 
  那时,莱德曼博士已从费米实验室退休,在芝加哥大学担任物理教授。不过他依旧积极推动科学教育普及工作。1992 年,他开始担任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会长。
 
  就在莱德曼 90 岁生日前,他和妻子埃伦(Ellen)搬到了位于爱达荷州德里格斯的住处。由于得了老年痴呆症,医生建议他在安静的环境中生活。2015 年,夫妇俩同意让一家在线拍卖公司出售莱德曼的诺贝尔奖章。拍卖税前所得 765002 美元的收入则留作他未来的治疗费用。
 
  这时候的莱德曼已经忘了他担任费米实验室主任的岁月,也忘了自己怎么会得到诺贝尔奖章。
 
  他在 2015 年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我没什么故事可讲,我只是坐在甲板上望望群山。”
 
  莱德曼博士的第一任妻子弗洛伦丝·戈登·莱德曼(Florence Gordon Lederman)于 1990 年去世。他于 1981 年与埃伦·卡尔(Ellen Carr)结婚。除了埃伦以外,莱德曼身后还留下了他和第一任妻子生养的 3 个儿女以及 5 个孙辈。女儿雷娜·莱德曼(Rena Lederman)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人类学教授;蕾切尔·莱德曼(Rachel Lederman)是一名民权律师;儿子杰斯(Jess)则是一名作家,他还开办了一家网站,专门介绍苏格兰小说家、诗人兼牧师乔治·麦克唐纳(George MacDonald)的作品。
 
  1998 年,莱德曼博士告诉《纽约时报》说:“我们的知识总有边界,边界以外的世界超乎我们的想象。当然了,这条边界一直在不断拓展。”本周三早间,粒子物理学家利昂·莱德曼(Leon Lederman)在爱达荷州雷克斯堡一家护理机构去世,享年96岁。他利用粒子加速器进行了许多巧妙的实验,加深了人类对亚原子世界的认识。
 
  他的妻子埃伦·卡尔·莱德曼(Ellen Carr Lederman)证实了他的死讯。莱德曼生前曾长期担任费米国立加速器实验室(Fermi National Accelerator Laboratory)主任,退休后则与妻子住在爱达荷州东部。
 
  在他科学生涯早期,莱德曼博士和两位同事发现至少存在两种中微子(现在已知有三种),并因此获得了198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此后,莱德曼继续带领研究团队,在位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城外巴达维亚的费米实验室里发现了另一种构成物质的基本粒子:底夸克。
 
  不少人对这些神秘的粒子一头雾水,莱德曼博士对此深表同情。
 
  他在诺贝尔奖演讲中开玩笑说:“‘两个中微子’听上去像一支意大利舞蹈团队。”不过,他也一心要向世人普及自己热爱的物理学科:“我们怎么才能与化学、医学、特别是文学领域的同行分享知识大厦之美,而不是我们实验的聪明之处?我们的实验只是构成知识大厦的一块砖头。”
 
  莱德曼用自己的那份奖金(他与物理学家杰克·施泰因贝格尔[Jack Steinberger]和梅尔文·施瓦茨[Melvin Schwartz]共同获得了1988年诺贝尔奖),在爱达荷州蒂顿山谷(Teton Valley)买了一幢木屋,退休后就住在那里。此时,莱德曼已经成了物理学界的杰出代表,他不仅开创了新物理学,也积极地向大众解释其背后的原理。
 
  1998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对克劳迪娅·德赖弗斯(Claudia Dreifus)表示:“(美国)高中理科的教学顺序是不对的:先教生物、化学,然后20%的学生才会继续学习物理。”他认为这种安排前后颠倒了。
 
  莱德曼惋惜道:“按照这样的教学顺序,学科之间都没有联系,学过就忘了。”他认为学生需要对原子构造有所了解,先学物理的话会好得多。这样能为学习化学打下基础,因为有了原子才会构成分子。然后再学生物学,因为分子相互作用,产生生命。接下去,学生或许可以继续学习心理学。
 
Copyright ©秀站网专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